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东南亚地区并没有相关的产业链

  直播平台的出海带动了中国模式的输出,但在文化输出方面还处于一个较弱的地位。映客此前曾与新华网联合打造中外文化交流直播节目《映像丝路》,这场为期4个月的跨国大型文化直播沿袭20000多公里,跨越10个国家,通过直播向用户完整地展示了丝绸之路沿途国家风貌,直播成为连接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但薛永峰告诉记者,对于文化输出目前还不宜太乐观。一方面部分国内直播平台虽然取得了不错的出海成绩,但由于整个直播产业链的玩法已经较为成熟,因此先出去的企业依旧会面临着许多潜在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目前直播出海还处于一个市场的开拓期,这期间虽然已经有少量的中国模式或中国文化输出,但若想依托直播平台为载体进行国内文化的海外宣传,则还需要给各直播平台更多的时间。经历了2016年至2017年“百播大战”的国内互联网直播行业已成“红海”。在政策监督、社会需求理性化的大环境下,直播用户的增速开始放缓,一批企业走出去和国际化的步伐开始加快,而毗邻国内的东南亚市场也再度成为出海第一站。
 
  《中国经营报》注意到,与先前游戏、手机行业“先内后外”的出海策略不同,此轮直播行业的海外布局与国内“直播大战”的节奏趋同,而在国内“直播大战”进入尾声的同时,海外的直播市场也基本被几大巨头瓜分完毕。
 
  国内市场见顶
 
  从游戏直播到个人秀场再到在线答题,直播行业在过去数年间的疯狂增长中衍生出了各式各样的新玩法,然而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以及用户对直播内容需求的理性化,处于风口之上的直播行业也进入了巨头垄断、天花板来临的行业瓶颈期。
 
  2018年年初,中娱智库发布《2017年中国网络表演(直播)发展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5亿元,比2016年的218.5亿元增长39%;但行业营收迅速增长的背后却是大量玩家的出局。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200多家公司开展或从事网络表演(直播)业务,与2016年相比减少近百家,相对于2011年则减少了近400家。
 
  艾媒咨询数据也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预计2019年用户规模将突破5亿;2017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增长率为28.4%,相比2016年60.6%的增长率大幅下滑,预计到2019年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到10.2%。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在政策监督,社会需求理性化的大环境下,在线直播行业趋向稳定健康发展,增速逐步放缓。
 
  两份报告均表明直播市场虽然还有所增长,但在整体营收增加、竞品数量减少的同时,行业的寡头效应也更加明显。
 
  直播圈三大上市公司欢聚时代、陌陌、天鸽互动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YY净营收115.95亿元,同比增加41%,其中直播营收达到106.7亿元,净利润27.51亿元,同比增加64%;陌陌2017年净营收82.98亿元,同比增加138%,其中有83.64%的收入来自于直播,净利润23.17亿元,同比增加108%;天鸽互动2017年净营收10.05亿元,同比增加20%,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加62%。
 
  今年3月映客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资料也显示,2017年映客营收39.41亿元、净利润7.92亿元。不难看出,几大巨头在直播市场上拥有强大的吸金能力,未来中小平台的生存环境将日趋严峻。
 
  东南亚成首选地
 
  面对竞争激烈的国内环境,一批厂商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其中毗邻中国的东南亚地区再次成为了国内厂商的首选之地。易观媒介分析师薛永峰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于拥有相似的文化背景、庞大的人口红利、一定的消费能力、基本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要素,东南亚地区一直是国内互联网企业出海的首选站,直播平台自然也不例外。对于国内企业而言,将国内成熟的直播打法延伸到海外,然后依托不同的市场进行微创新,在蓝海市场上将拥有一定的胜算。
 
  目前,东南亚市场最为流行的直播APP为Bigo Live,其创立者是欢聚时代CEO李学凌。2016年3月,Bigo Live宣布进军泰国市场,正式开始在东南亚地区的运营。由于背靠欢聚时代,Bigo Live将自己定位为虎牙+YY+陌陌(即游戏直播+娱乐直播+陌生人社交)的综合体,并依托一定的技术实力开始在东南亚市场上崭露头角。运营至今,Bigo Live官方宣称已拥有2亿多用户,用户月活跃量为3660万。2017年10月,Bigo Live宣布成功实现盈利,当年共实现营收3亿美元。Bigo Live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相比于国内动辄200元以上的获客成本,Bigo Live初到东南亚时获客成本还不足一元,市场上虽然有部分直播平台,但在Bigo Live进入后这些平台均已经败退。“一方面,依托欢聚时代强大的音视频技术,Bigo Live目前可以做到全球全区域音视频无延迟;另一方面,Bigo Live进入后也改变了当地市场的直播运营模式,结合公司的本土化运营,这些要素构成了Bigo Live几乎独占东南亚市场的行业格局。”
 
  该工作人员还向记者表述称,在国内直播平台进入之前,东南亚的直播软件仍旧依靠传统的广告投放模式获取收入;随着Bigo Live等一系列由国内公司运营的直播平台进驻,礼物打赏这一收入模式开始在东南亚地区流行。不仅如此,相比于国内成熟的直播产业链,东南亚地区的产业链在早先也是一片空白。“主播的培训、包装、经纪活动等要素在国内市场已经完全成熟,但东南亚地区并没有相关的产业链,Bigo Live刚进驻时当地公司推荐的主播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一切在国内公司进驻后才开始出现改观。”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Bigo Live已经覆盖了上百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也拥有19个办公室,公司在东南亚深耕两年后,已经开始向中东、南美、俄罗斯、澳洲、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进军,并在其中部分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部分企业选择东南亚为第一前进基地时,猎豹移动(NYSE:CMCM)旗下的Live.me平台却直接选择在美国开拓市场。2017年猎豹移动总营收为49.75亿元,同比增长9%;归母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530%,主要便是得益于直播和手游业务的增长。
 
  模式、文化双输出
 
  据腾讯研究院此前统计,在众多出海直播平台分布的境外国家和地区中,隶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地域达到69.82%,而欧美国家区域只有22.52%。事实上,不仅仅是直播平台,国内游戏公司、手机厂商的出海道路也基本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手机等工具类产品不同,直播平台的出海与游戏更有相似性,因为二者同属于内容类产品的出海。
 
  有行业观察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内容类的产品需要强大的本土运营团队支持。以直播平台为例,由于直播内容的实时性和互动性,因此平台内自律的准绳将比一般的内容社区更加严厉,除了必要的技术支持,根据不同区域、语种来增设人工监控团队才能更有效地进行内容监管。面对不同的文化背景及可能产生的观念冲突,中国的出海团队不仅仅要给本土用户讲“直播”,还要将中国的互联网的模式理念,甚至是中国互联网文化慢慢渗透到本土员工中去。将“直播打赏”这个变现模式带给不同区域的用户,将直播市场哺育成熟,同时还要将“直播”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文化带给信任中国直播公司的本土员工。
 
  Bigo Live工作人员也向记者提及,公司在进入印度市场时很难找到做过直播的企业和人员,本土市场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输出,因此业务的负责人要从产品、运营、市场、合作等各个维度去自我学习提升,用经营的角度去看待业务的发展,持续地优化、提升团队,将外籍员工培养成第一代懂直播、了解直播的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5-1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