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北京市全民健身实施计划

  为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精神,认真落实《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北京市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6-2020年)》,举办形式多样的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倡导科学健身方式,促进全民健身的进一步发展,8月25日上午8点30分由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体育总会主办,北京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北京市体育总会秘书处、北京市社区体育协会、海淀区体育局承办,东城区体育局、西城区体育局、延庆区体育局、北京睿智翔云广告有限公司协办的2018年《国家体育锻炼标准》达标赛暨北京市民体质促进项目挑战赛第一赛区在海淀体育场拉开帷幕。
  北京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史江平、北京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主任曹金亮、北京市体育总会秘书长王品熙、北京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副主任李笠、海淀区体育局副局长孙艺等领导出席开幕式。孙艺副局长代表海淀区体育局进行了致辞,由史江平处长宣布比赛开始,所有领导、嘉宾共同按响汽笛,把本次活动推向高潮。 在过去,亚运会曾是中国竞技体育体系中极为重要的一环,甚至是一个主要的对外展示的平台。能摘取亚运金牌,象征着运动员已具备极高的竞技水平,正从洲际平台突破,迈向一个更高的世界级大舞台。
  现如今,随着中国健儿在亚运赛场摘金夺银已成常态,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自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开始已连续九届稳坐金牌榜头把交椅,随着国人见惯了奥运会、世界杯这样的“大场面”之后,这项亚洲区域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性体育盛会,自然而然地遭遇了“冷落”,若不是孙杨在参加颁奖仪式遭遇国旗掉落的意外要求重新举行升旗仪式,恐怕亚运会就要被霸屏的宫斗剧挤下热搜了。
  那么,如今的中国体育该如何审视亚运会?而这项赛事在我省体育发展的战略中,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亚运会遇“冷落” 重要程度不及其他赛事
  亚运会遭遇“冷落”的主要原因,是竞技层面上受到了太多赛事的竞争。因为在1951年首届亚运会举办之时,各个项目还没有所谓的亚洲锦标赛,但现在每个项目或时隔两年、或时隔四年都会举办自己单项亚锦赛。另外,很多项目的亚锦赛担当了奥运会或者世界锦标赛的预选赛,重要程度自然高于亚运会。
  从1974年的德黑兰亚运会到今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中国军团征战亚运会已有44年。对中国体育来说,在1982年的新德里亚运会上首次坐上亚运会金牌榜头把交椅后,亚洲体育的格局就此被重塑,中国在亚运赛场上便开启了一路领先的序幕。
  本届亚运会,虽然中国军团在金牌榜上继续蝉联“亚洲老大”不是问题,但自1979年国际奥委会恢复了中国的合法席位后,中国体育已开始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征程。如今,面对奥运会的“大考”,中国体育代表团此次亚运之行“全面检验竞技实力,为奥运会积蓄力量”的使命,远重于一两块亚运金牌的得失。
  与亚运会在亚洲地区“低人一等”一样,亚运会在国人心中也早已成为一场很平常的赛事。“虽然亚运会在检验训练成果、培养后备人才、积累比赛经验等方面,具有很多积极的作用,但我省并没有针对亚运会制定过战略目标。”山西省体育局局长赵晓春介绍,自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竞技体育一度只有全运会战略,直到在本世纪初期,才在“全运战略”的基础上增加了“奥运战略”。
  随着山西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以下简称二青会)的举办权,山西体育便进入了一个目标多元化的发展阶段。赵晓春表示,二青会是山西和山西体育的一件大事,是山西各项事业发展的新契机,“因为二青会在自己‘家门口’举办,我一度觉得这场体育盛会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全运会和奥运会的战略目标。”
  再加上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二青会也增设了冬季项目,如今的山西体育多了一项新的任务——在冬运会上有所作为,“希望在二青会的带动下,促进山西冰雪项目快速发展。”赵晓春认为,就山西的专业体育而言,全运会仍是最重要的,毕竟这项赛事是山西的基本任务,其次是奥运会,“二青会之后我们还会继续重视这项赛事,但重要性不会超越全运会、奥运会。”
  只有11人参赛 我省后备人才培养不理想
  本届亚运会,在中国体育代表团派出的845名运动员中,有632人没有亚运会和奥运会经历,因此可以说,这是一支以年轻运动员为主的参赛队伍。而由11名山西健儿组成的亚运“晋军”也是如此,大部分都是没有奥运、亚运经历的青年才俊,比如上届全运会射击冠军赵若竹、上届全运会摔跤冠军裴星茹、女子划艇世界杯两项冠军马亚男等。
  这批年轻且实力不俗的运动员登上亚运舞台,是否说明我省的后备人才已经可以担当重任了呢?“亚运会在山西的战略目标中,处于一个不太重要的地位,所以我省一些具备实力的老将就没有参赛,而是将目标对准了更重要的赛事。”赵晓春介绍,对于到了一定年龄的运动员,不可能面面俱到参加所有比赛,“比如摔跤运动员要是所有比赛都参加的话,那么很难长期保持一个良好的身体状态和竞技状态。”
  在赵晓春看来,亚运会对年轻小将来说意义重大,但我省只有11名运动员参赛,还达不到全国各省市参赛人数的平均数,“我们不重视亚运会,别的省市也不重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参赛人数最起码应该达到平均数,才能算及格。”赵晓春介绍,与上一届亚运会相比,本届我省的参赛人数多了一名,但夺金点不多,恐怕成绩不如上一届,“这也说明我省后备力量不行。”
  要选拔竞技体育后备人才,省运会可以说是一个主要的平台。在刚刚结束的山西省第十五届运动会上,共有4036名运动员参赛,最终27人21次创10项山西省最高纪录。但赵晓春表示,不能被这个假象所迷惑,“因为一些项目的规则发生了变化,谁拿冠军就创造了新的赛会纪录。”
  “本届省运会所有的项目在后备人才培养上都不理想,虽然有些项目相对来说还可以,但没有发现具备一流竞争力的运动员。”赵晓春介绍,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是本届省运会严厉打击运动员参赛资格中的“假引进”“假身份”“假年龄”等行为,“我们这一届打假打得比较彻底,有五六百人取消了参赛资格,甚至有些不符合参赛流程的运动员,我们也取消了资格。”
  赵晓春认为,虽然本届省运会的成绩不如上一届,甚至有些项目的参赛人数还不足8人,但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当大家意识到“造假”行不通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将重心放到运动员的培养上,这对我省竞技体育后备人才的培养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一项体育赛事 最让人怦然心动的是过程
  回望1990年亚运会,当时的北京可谓是万人空巷,举国上下无不瞩目。但如今,随着足球、篮球等一系列单项体育赛事职业化程度的提升,类似亚运会这样的洲际综合性体育赛事很难满足各种群体诉求,遭受冷遇也就顺理成章了。与一个多月前刚结束的俄罗斯世界杯相比,雅加达亚运会确实没有太多夺人眼球的资本。
  “为什么世界杯那么火热,甚至比奥运会的影响力还大,因为这是一个单项体育赛事,所有喜欢这个项目的人都会关注。”赵晓春介绍,大家说一个人是体育迷,这只是一个笼统的描述,“因为一个体育迷,并不是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喜欢,也许只是喜欢足球、篮球这些单项,而对于一些不喜欢的项目,就算免费可能也不会去看。”
  赵晓春认为,竞技体育带动全民健身也是一个笼统的描述,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单项体育比赛,会带动这个单项体育的爱好者,参与到这个单项的运动当中。大家喜欢体育也是因为喜欢单项体育比赛随时都会发生变化的特点,就比如足球迷会因为世界杯赛场上演的逆转、绝杀等戏码,而喜欢这项赛事,“也只有体验到这种变化带来的快乐,大家才会真正喜欢这个体育项目。”
  其实,无论是亚运会还是奥运会,无论是网球大满贯还是足球世界杯,最让人怦然心动的就是比赛过程,而不是简单的竞技结果。就比如在里约奥运会上,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元气少女傅园慧的“洪荒之力”。也就是说,谁能获得金牌已不再是大家观看比赛唯一的关注点,从紧张的体育赛事中享受快乐也已成为观众的“必需品”。
  如今,大家对竞技体育有了新的认识,对全民体育也抱有更高期待。尽管亚运会对多元化的山西体育来说,不是“主菜”,但只要能满足大家观赛的需求,能够带动更多人关注自身的身体素质,愿意花更多时间、精力来锻炼体格,那就有存在的必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8-26  【打印此页】  【关闭